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丨脉脉林凡演讲
机锋网

12月23日,“2021脉脉MAX中国职场力量盛典”线上举办。本届MAX大会以"激变·新生"为主题,脉脉创始人、CEO林凡在活动现场发表了主题为“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的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脉脉林凡。又是一年一度的MAX大会,受疫情管控影响,很多朋友没能来到现场见面。疫情已经持续两年,我们已经习惯它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从恐惧、抵御,到了解……相信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终将战胜它。

我个人其实非常期待元宇宙的到来,它会让更多人不再受现实世界的限制,让人类更加解放和自由。

在开始今天的演讲主题之前,按照惯例,让我们会对即将逝去的2021年做一个总结。我觉得应该是———焦虑底色。

在做这个总结之前,我们看一下脉脉平台上的年度热议话题: “校招交流中心”、“我要进大厂”、“单身交友”、“聊婚姻谈家庭”、“我的投资理财经验”.......

这告诉我们什么?从校招到进大厂、从单身到婚姻家庭、从薪资到理财....这不是职场,这就是人生——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纠结卷缠在一起:职场状态直接决定了我们的幸福指数。

再看看隐藏在大写的需求后面这些小字:“兴风作浪的卷王”、“职场画饼文化大揭秘”、“我见过的奇葩破冰文化”、“我和同事的恩怨情仇”......1.1亿职场人在对现状的不满和未来的出路之间左冲右突。于是形成了当代中国年轻人的职场态度:

一边躺平,一边内卷 

根据脉脉人才智库近期的一份报告,在12项职场文化关键词中,近40%的互联网人选择了“开心快乐”,排名在第一位。而且,越年轻越享受躺平。特别是那些工作还不满一年、刚刚经历职场暴击的年轻人们——有3成选择了“享受躺平”、5成在躺平和焦虑中纠结,仅有1成年轻人选择直面惨淡的人生。

再来说说内卷。互联网人再一次超越了整体职场平均值(43%左右)——超过50%的互联网人在内卷,虽然绝大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是被动参与,但在别人眼里,这些人各个都是“卷王”。而且,卷得最厉害的是工作5年以下的年轻人,远远超过工作10年以上的老职场人。脉脉平台上用户的状态,是2021年职场人或者说是互联网人的一个缩影。

新冠疫情、新的经济发展阶段与新技术周期、新的人口趋势交叠,构成了当下社会的焦虑底色。而焦虑在当代年轻人、中产阶层、精英人群之间的感知尤为显著。

但在我看来,新的制度规则、新的世代人群、新的专业技能正在形成新的红利。少数人的淘金时代虽然结束,多数人的黄金时代正在到来。

我们的第一个展望,是关于新“BAT”——

去年以来,脉脉开始尝试从互联网行业向新经济领域渗透。经过一年的努力和观察,我们发现几个趋势:

第一,互联网大厂依然是避风港,人才净流入的TOP.3企业 是新“BAT”组合

这里的新BAT是指字节(ByteDance),阿里(Alibaba)和腾讯(Tencent)。其中字节在人才招聘方面尤其“凶猛”。而教培行业受“双减”影响,上半年和下半年出现分水岭式变化。

第二,新能源汽车、智能硬件、芯片产业支撑了今年的就业增长,新能源汽车更是今年的机遇之王。下一个“BAT”或将在新经济领域产生。

接下来,我们展望第二个未来——那就是技能中产的时代到来了。

过去几年间,“阶层固化”与“中产焦虑”是全社会都关注的话题。反映在脉脉平台上,35岁焦虑、年轻人一边躺平一边内卷,就是这两类话题的延展与投射。 情绪的背后,本质上我觉得有两个原因:

第一,中国人均收入仍处于“金字塔型”结构。 

大家都知道,较为理想的社会形态是橄榄型:低收入和高收入占比较小、中等收入阶层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而根据券商数据,截至2019年,中国国民年收入在10万以上的不到5000万,占总人口还不到3%。

一方面是收入差距加剧了阶层撕裂、另一方面,是作为少数人群存在不安全感,加剧了中产人群的焦虑。

第二,高增长时代结束带来的转型阵痛。

70、80后中产人群,有的赶上了房地产增值,有的赶上了互联网高速增长。当红利消失后,大家开始对未来的收入预期、甚至对下一代的人生都不再那么乐观。同时,大厂日益成熟,组织逐渐固化,员工的年龄与技能焦虑在不断攀升。

但“共同富裕”作为本年度影响最为深远的国策,确立了提高劳动报酬占比、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等路线方针,显然有助于消除掉当代社会这层焦虑的底色。

首先,新经济的发展会带动技能人才的规模、质量和收入的提升。人社部在今年6月推出的“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中指出,“十四五期间”将新增技能人才4000万人以上,占就业比例的30%。

除政策牵引外,产业升级与投资回报率也会驱动企业更重视人才培养,通过校企合作、定向委培、在职培训等方式来积累更多专业化、协作化、高技能的人才。

其次,随着互联网和产业升级,对“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需求急剧增加。比如,大厂们在校招环节就抛出类似“天才少年”、“北斗计划”的顶级科技人才招聘计划。在脉脉平台上,有越来越多人吐槽被刚入职的新人职级“倒挂”。脉脉数据显示,数字能源、智能汽车、智能制造等十大领域的人才在2021年最受追捧。而地方政府也结合重点产业链发展规划,推动多方力量共同培养人才。如陕西就围绕光子、航空等来建设高水平工种、培养高技能人才。

最后,随着5G、AI以及物联网的发展,越来越多新职业涌现,高技能人才在不同产业之间的流动,会带来整个社会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以上海市为例,新技能与新技术的融合催生出很多以前我们都没听过的新职业,比如AI训练师、工业机器系统运维人员、区块链应用操作员、服务机器人应用技术员等。

我们要展望未来的第三点是,持续成长,是对抗职场焦虑的首要选择。从顶层设计来看,十四五规划、共同富裕、高质量发展阶段等政策方针的确立,让社会、企业和个人都在向终身成长、全民学习的阶段迈进。

脉脉作为以成就职业梦想为使命愿景、希望能够陪伴职场人群终身成长的平台,一直关注和研究中国职场人的职业教育、成长和选择。近期我们做了一个调研,选取了11项会影响职业成功的要素让大家进行投票选择。这项覆盖了近2000人的调研结果显示,“持续学习”被所有人选为第一要素。

更进一步的,参考全球经验来看,发达社会的教育体系在过去两百多年的时间里,同样经历了这样三个阶段:

第一个是为满足经济发展的实用主义阶段,进而到强调个人发展需求的功利主义阶段,最后是重视公共福利机会均等的终身教育、人本主义阶段。我们可以期待,在国家、企业、个体三重力量交错共振下,全新的人才红利时代已经开启。

最后,我想大家都注意到,今年企业家们都很少公开发声了。在我看来,初代企业家的冒险时代已经过去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企业历经四十余年发展,互联网也快三十岁了。草莽期的领袖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与之一同远去的是那个高速增长、流量永不衰竭、机遇遍地的淘金时代。

还有,现在的年轻人也不同于上一代。他们拒绝“爹味”,不愿意听领导教育如何成为一名好员工,更想告诉你如何成为他们的好领导——“老板加油”。他们会用吐槽对抗PUA,用摸鱼对抗内卷.....他们是个性而务实的一代。他们拒绝成为庞大雇主和权力组织面前的一粒灰尘,会在网络社区里集结、互助、组成社群——他们不是沙尘,他们是沙尘暴。

最后,数字和技术作为全新的生产要素,必然要参与到收入分配中来。所以,能够服务好新世代人群、带领传统产业转型的职业经理人、专精特新的高技能人才、数字化人才.......将成为企业里的关键“话事人”、迎来属于他们的黄金时代。

当然,企业家精神永远是推动技术和商业创新、实现最优配置和效率的重要驱动力——乔布斯永远不死,并将持续照亮创新之路。只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能够带动巨头在新时代里成功转型的职业经理人被写入商业史中。

正如萨提亚·纳德拉所说,面对未来的转变,“我们必须有一个新的社会契约,来帮助我们在更公平的基础上实现经济盈余,创造机会。”这就要求我们重新审视自己的角色,去更多的关注公平、帮助他人去成为最好的自己,去倾听更遥远的哭声,与实现更广泛人群的福祉。

相关文章
全部评论
钱纪韫
发表评论
回复: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