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锋网
机锋论坛
机锋市场
下载APP
机锋世界
手机无贼梦碎十年,解文武携新专利再度出山
机锋网新闻

中国手机报 深圳12月17日电(记者李华)21世纪之初,因手机店铺连续被盗被逼成“非职务发明人”的解文武,先后成为人们和媒体口中的“手机被盗专业户”、“十大百姓专利人”、“十大民间发明人”、“专利诉讼专业户”。一直折腾到2008年,他不得不把视同自己孩子的手机防盗发明专利转让给三星公司,从而梦碎手机江湖。

没想到历经十余年,如今解文武携新的手机安全系列专利又卷土重来。据《IT时报》报道:解文武要把20多项创新技术方案无偿送给手机企业,以早日实现手机的天下无贼。解文武之所以有如此举措,源于他传奇般的人生境遇。

手机屡屡被盗,下狠心发明防盗专利

1997年左右,解文武成立宿州卓越通讯电子有限责任公司,任执行董事兼经理,该公司主要经营电话机、手机、传真机等通信器材的批发和零售。

1999年初,解文武公司其中一个店铺内价值4万多元的手机被盗,年底价值17万多的手机再次被盗。2000年,解文武公司在联通营业厅内租用柜台里的手机和从合肥进货途中的手机又先后被盗,几十万元白手起家的血汗钱全被偷光。

自第一次被盗,解文武就一直在考虑如何破案?连续的被盗让解文武感受到窃贼的防不胜防。遂刻苦查阅手机通信原理并悉心研究,昼思夜想竟发明出“手机自动隐形拨号报失的实现方法”,并申请了专利。他发明的这一手机防盗技术被当时的行业权威媒体《移动通信》杂志评价是“我国移动通信终端技术领域在国际上拿得出手的不多的发明专利之一”。

解文武申请专利后,他通过各种方式向各个国产手机生产企业推广,并先后同厦门夏新、深圳天时达、杭州东信3家国产手机生产厂商低价签订了专利普通实施许可合同,许可实施该发明。

历经磨难,顶尖手机防盗技术流落海外公司

专利权按其归属单位还是个人,可相应分为职务发明和非职务发明。非职务发明创造,申请人属于发明人个人;申请被授权后,该发明人个人为专利权人。由于是个人,这些民间发明家们通常都是得不到任何资助,却要承担高额的研究、推广、申请和维权等各种费用。许多人最后债台高筑,成为“科技界丐帮”、“专利流浪汉”。

解文武虽成立有公司,但公司属于私营,被盗后处于负债经营,再加上后来的专利诉讼,解文武也一度沦落成在首都北京漂浮的“专利流浪汉”之一。

这要归“功”于一国际驰名的大品牌公司!2003年,就在解文武的发明专利国际PCT申请获得通过的前后,这家“诚信到永远”的大公司也开始生产手机。解文武出于对这家公司的敬仰,一心想同他们合作,解文武通过信函、电子邮件、委托亲友及该公司合肥工贸的职员多渠道地向当时的青岛CCT公司(驰名品牌通信公司的前身)发送了全套发明技术方案,并电话和上门多次详谈。

然而,让解文武没想到的是这家大品牌公司并没有同他技术合作,而是其方案公司在解文武专利的基础上进行修改后申请了新的专利,并变劣实施了解文武的发明。解文武经过几十次反反复复的沟通无果,最后不得不诉诸法律。

可是,被专利界评估本该赢的解文武的民事诉讼,不仅被法院以“禁止反悔原则”驳回,而且,解文武的专利还被大品牌公司提请国家专利局复审委宣告无效。虽然,解文武最终通过专利行政诉讼又赢回了专利权,法院撤销了专利复审委的无效决定,并开创性的司法直接判定解文武的专利44项权利要求全部有效。

但是,这一场经历,耗去了解文武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他全家赖以谋生的手机公司因疏于管理,导致进货遭受20多万元的假货欺骗,同样是诉讼不成雪上加霜,结果生意日益惨淡,最终不得不停业。2006年初,为了筹钱继续打官司,解文武甚至卖掉了家里的房子,背井离乡,举家搬到北京同多人合租在破旧的老房子里,持续奔波于住所、专利局和法院之间。

尽管同期间,解文武和其他手机企业的诉讼有的和解,有的胜诉。但解文武却未能通过打官司实际获得一分钱(本签约15万元专利许可费和解获得的3万元,被解文武全部捐献给了慈善机构;胜诉的也一直都没能执行)。2008年下半年,手无举措的解文武为了家庭,无奈将手机报失防盗专利卖给了三星公司。

十年磨一剑  解文武携系列新专利再度出山

在把手机报失防盗专利卖给三星公司之前,解文武还有两项重要的发明:一项是2005年申请的《手机可注册防盗报失的系统和方法》,这项创新技术方案在技术原理上就是当今所有智能手机云账户定位查找这项重要功能的源头;另一项是出发点为如何更方便设置手机报失防盗功能的“开机后手机功能自动引导设置”的技术方案。

然而,阴差阳错的是,解文武的这两项重要发明,一项因专利战期间心灰意冷而放弃,另一项在受聘深圳知名手机企业专利工程师后以投名状送给了公司。但送给深圳手机企业的发明,由于起初深圳手机公司的不重视,在解文武的主专利卖给三星后,进而导致长时间的闲置。

冥思苦想得来的技术创新发明,没有一项能够获得理想的施展,解文武将专利卖给三星之后算是得到了一种解脱。可是,十多年来,手机丢失和被盗依然是频频发生。每次看到有关手机被盗的新闻,解文武就会想到自己曾经倾家荡产的惨痛经历。

虽然早已离开手机圈,但解文武的脑海里还是时常在思索手机的安全防范。同时,解文武也在思考:一方面是技术创新获得回报之艰难,另一方面是手机自身安全隐患导致消费者的损失,两者之间的平衡,只能是将自己十多年积攒的20多项创新技术方案(一部分技术思想已通过手机报和IT时报公开)送出,期盼手机企业尽快实施。

今年7月底,华为向高通支付18亿美元的专利和解费,让解文武看到希望,认为如果把自己的技术思想送给华为,不仅会提升华为的国际竞争力,而且可以让华为牵头实现手机的天下无贼!

不过,丰满的理想还是抵不过残酷的现实,中国的天公通常是不会成全“异想天开”之人。也可能是华为芯片断供的持续影响,虽然有电话接洽,但至今解文武还是没能进入华为公司的大门进行有效的面谈。

如今,解文武只能继续向所有手机公司吆喝:谁先实施开发,就送谁专利在先申请权!哪怕是国外品牌公司!


来源:今报网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互联网,旨在传递更多网络信息,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文仅供读者参考,本网站未对该内容进行证实,对其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请在阅读后谨慎参考。

评论
发表
按热度 按时间
查看更多
/ 没有更多了 /